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隔不断的牵挂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见一面也难

冀北有座阿淖山,阿淖山上住着一对中年夫妻,男的叫阿贵,女的叫阿珠,他们这样的家庭在当地被称为山户。

阿淖山的山户本来有十多家,改革开放以后,其他人家都嫌山里偏僻闭塞,陆陆续续搬到山下的村子里享受起了现代文明。阿贵两口子是山户里最会过日子的,采摘的山货品质最佳,打理的果园结果最甜,修的石头房子又宽敞又结实,几百年也垮不掉。两人中意山上清新自然的生活,拿定主意要一辈子住下去。

阿贵夫妇有两个儿子,转眼,大儿子到了谈对象的年龄,阿贵夫妇开始盘算给下一代建房。新房肯定不能建在山上,现在的女孩子都追求时尚,不愿意嫁到山里来。阿贵夫妇在山下村子东边申请了六间宅基地,给大儿子建起了三大三小的一处院落。建房时,还在读高中的二儿子看到家里的存货、积蓄一天天减少,最后都变成了砖瓦、水泥、白灰,心疼得眼睛直往外冒火。

给大儿子娶过媳妇后,两口子又为二儿子积攒。二儿子本来就怨大哥娶媳妇掏空了家底,加上大嫂也是个自私鬼,久而久之,兄弟俩之间结了梁子。轮到给二儿子盖婚房时,二儿子死活不愿意跟哥嫂做邻居,阿贵夫妇只得将剩下的三间宅基地调到了村西头,在那里给二儿子建了同样的一处院落。

二儿媳也不是盏省油灯。此后,这兄弟两家矛盾不断,闹到了赌咒发誓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。阿贵两口子也没办法,只能相对垂泪。

转眼十几年过去,阿贵两口子老了。一次阿贵在山里采药,脚上没吃住劲,滚落到涧底,摔伤了脊椎,从此瘫痪在床。阿珠一个人在山上照顾了他十多年,因中风也失去了行动能力。两个儿子没办法,只好把爹娘接下山来,兄弟俩彼此不愿意打交道,一家接走一位。以前从未分离过三天以上的阿贵和阿珠被迫分开了。

阿贵住在大儿子家,想阿珠的时候就躲在被子里抹眼泪。这天他实在忍不住了,就向大儿子提出带他去看看阿珠。老大一听要到老二门上,立刻就来气,斥责道:“看什么看,又不是没见过,老了老了没出息。”接着就忙自己的去了。

阿珠归二儿子养,她也想念阿贵,不敢明说,就眼巴巴地望着儿子。老二知道她的心思,狠狠地瞪她两眼,意思很明白:你看我也是白看,别想!

又过了几年,阿贵觉得自己快不行了,想见阿珠最后一面,老大扭转脸对着墙哼哼哈哈,直到老头咽气也没松口。得知阿贵死了,阿珠提出去看丈夫一眼,老二说:“死人都一样,有啥好看的。”阿珠最终没能送丈夫一程,不久后,郁郁寡欢的她也撒手人寰。

就是要在一起

两位老人相继故去,老大老二都得了清净,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。几年后,从镇上传来消息,有开发商看上了阿淖山,要在山上搞旅游,爹娘留在山上的石头房值钱了。

眼瞅着工程队开进了山,兄弟俩没心思干活了,一门心思坐在家里等着开发商上门砍价。左等不来右等不来,两人不约而同地上门去问,开发商却说那石头房子闹鬼,他们不敢要。

原来,开发商在考察初期就注意到了这处石头房,了解到兄弟俩贪婪的性格,防着他们漫天要价,就指使手下做手脚,想把房子弄成危房。奇怪的是,每次手下人把房基挖出孔洞,引山泉水来灌渗时,第二天孔洞就会被填上,泉水也被引到了旁边的沟渠。而派去的人无一例外地闹毛病,拉稀拉得连炕也起不来。开发商派人夜里蹲守,听到屋里有人说话,白天却看不到人,蹲守的人一打盹,房基就被填上了,神出鬼没的,开发商害怕了。

兄弟俩不相信,一起到石头房里察看,等到天黑了也没瞅见个鬼影子,困乏得伏在石桌上睡着了。这时,阿贵阿珠出现了。兄弟俩诧异道:“你俩不在坟墓里呆着,在这儿闹什么妖?”

阿贵回答:“我们活着时不能见面,死后一天也不要分开。”

“不是给你俩挨着修了坟墓吗?你们应该在那里团聚呀!”兄弟俩不解。

阿珠伤心地说:“我挨靠的哪是你爹,分明是村里的疯老头穆老三。”

原来,早些年这儿用的是廉价的水泥墓碑,很容易被牲畜碰断,阿珠的墓碑就是这样。老二给娘打坟时又懒得核实,结果将娘的坟跟相邻的穆老三的坟挨在了一起。老二就说:“那我们重新给你们打坟,把你俩葬在一起不就行了?”

阿贵回答:“没用的,鬼魂的附着地是最初下葬那一刻就定死了的,变不了。为了在一起,我们只好变成游魂,游荡到这石头房里。”

兄弟俩还想申辩,二老化作一股烟散了。兄弟俩醒来,原来是一场梦,可是两人一交流,做的梦居然一模一样,这才相信爹娘的鬼魂住在石头房里。连续几天,兄弟俩都来央求二老,二老的态度没有丝毫松动:坚决不离开。

被逼无奈,兄弟俩请来一位驱鬼师。驱鬼师做了七天七夜法事,这期间兄弟俩经常梦见爹娘被折磨得叫苦连天,可是为了钱,他们都装聋作哑。到第八天头上,驱鬼师把兄弟俩叫过来,说你们的爹娘怨念太重,他试过了最残酷的方法,盘踞在房里的这对鬼佬硬是挺着不肯离开,如今他也无计可施了。

兄弟俩舍不得眼看要到手的财富,许诺酬金翻倍,求驱鬼师再想想办法。驱鬼师说办法倒有一个,只是太阴毒。此法名为“魂飞魄散咒”,中咒者将从此烟消云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兄弟俩对看了一眼,最后还是催驱鬼师施咒。

驱鬼师说,这“魂飞魄散咒”只有从直系血亲嘴里念出来才能奏效,问兄弟俩谁来念咒。兄弟俩你推我,我推你,驱鬼师见僵持不下,建议掷币为准。老大选钱币的正面,老二选了背面,一枚钱币从驱鬼师手中抛至半空,叮当落到石阶上,三人凑过去一看,向上的是背面。

驱鬼师把咒语教给老二,老二站在院子里就要念咒,只见他嘴巴张开又合上,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,过了半天,一个字也没吐出来。老大急了,上前催他,老二说:“要不你来?”老大赶紧闪了。

老二憋了半晚上没念出一句咒语,对老大和驱鬼师甩下一句:“明天吧。”就慌不迭地跑了。此后老大再催老二,老二总是今天拖明天,明天拖后天,拖得老大也没了耐性,这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穿越生死的挂念

岁月荏苒,又过了好几十年,老大老二也垂垂老矣。这些年里,老大做包工头发了家,撇下老婆孩子,在市里筑了好几个爱巢,干不动的时候,这些小三小四们相继离开了他,每个女人走的时候都少不了卷一大包钱。变成穷光蛋的老大回到老家,老婆孩子像见了仇人似的,一顿胖揍把他赶出家门。老大无处可去,走到阿淖山下,想到山上还有爹娘留下的石头房,就上了山。

在石头房里,老大意外地见到了老二。原来老二前些年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,把家里稍微值钱的东西都输光了。壮年时老婆孩子忌惮他一身蛮力,不敢违拗他;年老体衰后还要折腾家里,老婆孩子不让了,合力将他扫地出门。老二没处去,只好栖身在爹娘留下的石头房子里,好歹有个遮风躲雨的地儿。

经过了世事沉浮、人情冷暖,两人早把当年的仇怨看淡了,眼下最要紧的是找条活路。这天,哥俩正在院子里发愁,一个游客进来讨水喝。游客走后,两人在水缸盖上发现了两块钱。起初他俩也没在意,后来不断有游客来讨水喝,有的看他们可怜,喝完水后就多少留点钱,两人就动起了心思。

石头房紧挨着旅游景区,游客上山下山需要喝水,两兄弟试着从山下赊了一箱水,在石头房墙壁上写了个提示,不料一箱水很快就卖光了。尝到了甜头,两人又在爹娘开垦的小片荒地上种植了玉米、地瓜,卖起了煮玉米、烤地瓜,兄弟俩的生活有了保障。

当初爹娘占着石头房不走,坏了他们发财的美梦,兄弟俩都有怨气。尤其老二,每当输得没钱时,就想到山上来,可无论他多么渴望钱,面对着父母留下的石头房,总是说不出那个毒咒。现在哥俩终于释然了,幸亏当初没卖了这房子,不然现在就没有了容身之地。

空闲时,兄弟俩常情不自禁地想念爹娘,老二问老大:“过去了这么多年,你说咱爹咱娘还在不在?”老大说:“我还想问你呢。”

这天,夜里睡觉的时候,兄弟俩又做梦了,梦里爹娘来到他们面前,告诉他们自己要走了。原来爹娘一直都在,他们守在这里,其实就是知道兄弟俩晚景不好,无论如何得给两人占个窝棚。天机不可泄露,他们只能做不能说。

老大问道:“娘,你不是说坟挨靠在穆老三边上,你俩不能团圆吗?”娘笑着答道:“傻孩子,娘那是骗你们的,人死了就自由了,哪那么多规矩?倒是在阳世里呆得辛苦,要不是等你们来,我和你爹早满世界玩去了。”

至此兄弟俩才明白过来,当初一念之仁,不忍对爹娘的鬼魂下毒咒,其实拯救的是他们自己。两人被后怕惊醒,一脸清泪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门神 下一篇:乞丐捕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