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带我走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爱情故事

(上篇)

“小月,你说,这会是今年的初雪么?”,许思明突然凝视着我双眼深情发问,按照韩剧剧情接下来是不是该我说“偶吧,撒浪嘿”,不对,发什么神经!我坏笑着抓起地上一坨雪揉成团,塞到他衣服里,还将衣领拉了拉,确保它掉进去。

“苏小月,你够了!”,他眼眶微红将我猛然推开。由于还没有站稳,一个趔趄竟然后退了好几米。回头时惊觉一辆车疾驰而来,许思明冲了过来,“小月,有车啊!”,一瞬间的恍惚没来及闪躲。

身体轻飘飘的,头很痛。好像听见远处好多辆警车驶来。究竟怎么了,我是死了吗?虽然我平时有那么一点点贪玩,可没做过伤天害理事情啊!

我努力将每一处疼痛感汇聚起来,却也是头疼欲裂。茫茫然中我睡着了。

待浓烈的昏沉劲儿消退了些,我用力睁开双眼。好美好阴森啊,抬起头,我的枕头不是鸭绒而是刺绣丝绸长条,我的床铺不是席梦思而是锦缎,床边的小台灯不见了,是一个造型不错的烛台。电脑,手机,空调,墙上的帅哥海报统统不见了!这是哪里啊,我闭住双眼叫出了声。即使寒假作业再厚,考试再tm严格,我都不想呆在这里。许思明takemeaway,takeawayme!

“格格,你可算醒了,奴婢这就备些糕点,待会可要束发?”,眼前的姑娘身段不错,依侬软语,头戴玉桂发簪暗色翡翠,浅紫色流云图案宽袖裙裾,和电视上并无区别。

难不成我穿越了?小说里的情节怎么可能发生!可是如果真的是穿越了,请好生待我。不过做格格我也勉强可以接受,至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。铜镜里的脸蛋也蛮漂亮,希望她的前生和这张脸蛋一样-------完美。

“那个妹子,我要重口麻辣的哦!”。

不一会儿开饭了,满桌却只有银耳汤,烧茄子,清炖鸡汤之类。她看我不高兴,忙低下头补充“小姐,紫菀奉夫人之命,特准备清淡疗养饮食,为小姐补充体力。”,我的火锅啊,烤肉啊,寿司啊,汉堡啊,披萨阿,你们还活着没。

“给我捶腿,”,紫菀忙蹲下身来帮我按摩,手法还--蛮舒服的呢。

休息好后拉着紫菀出来,游玩御花园。

“紫菀,我今年多少岁,还有我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?你要如实告诉我。不然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“小姐今年芳龄满十八,奴婢打小就被府中收养为丫鬟,今年十四,奴婢紫菀愿誓死跟随小姐。”

“好吧,我知道了!”。

今天阳光不错,风和日丽,御花园多种植牡丹,想起父亲曾经认真扦插牡丹的身影,突然感伤起来。为什么一个玩笑就让我丧失生命,老天你为何要和我开如此玩笑,我负担不起。这里即便每顿酒足饭饱也不是我的人生啊。

“快说我是谁?”,“小姐,你是-----五格格苏晓玥啊。”

“小姐,皇上下旨宣你申时入宫商讨事情。”,纳尼,我才十四岁啊,什么都不会啊。

经过一番梳洗打扮入宫,天子高高在上光芒刺眼,后面站着各位德高望重很有逼格的大臣,两侧是各位皇子,他们中左三好帅啊。

“本次早朝主要来解决边境问题。既然可汗提出和亲,朕决定满足他来换取我朝多年安康。有哪位格格可愿前往?嗯,晓玥,论年龄相貌你基本合适,你意下如何?”。

“……”。

“父皇,臣母患有风湿已多年,每到寒冬时节格外痛苦。而五格格时常侍奉在侧,为了母亲疾病一直深究按摩原理,对母亲病情颇有了解,近年来也只依靠她照料。”帅哥说道。

“难得晓玥一片孝心,加之你前几日身体不适,那就多安养,和亲另换人选。”,周遭鸦雀无声。

“皇上,奴婢鱼瑛,年方十六,愿为边疆和平献自己微薄之力,希皇上恩准。”一位宫女站了出来,虽然身着宫女服可是难掩惊国之色。

“鱼瑛,虽然身为宫女,但能如此深明大义,朕很欣慰。御茶侍女鱼瑛,正是册封为三格格,名为苏琪。于下月初前往边疆和亲。按照公主规模出嫁。”,姑娘你太赞了,来时不忘今世之恩。好吧,这就是来世。

散朝时,帅哥朝我走来,心跳加速细胞苏醒。“你是?多谢刚才救命之恩”。

“我慕容云乐,晓玥,你病糊涂了吧,哈哈。玥玥,刚才怎么安静成那样,伶牙俐齿还不是你风格?”。

玥玥,好腻歪的称呼,莫非前身和他有一腿。

果然不久后,慕容云乐的正妻--------孟蓉找我茶话会。她可真是个美女,一举一动透漏着大家闺秀气质,格外动人。可是接下来的话语却让我喷饭。

“小玥妹妹,我知道你自打三年前出宫游会,遇见慕容云乐,便对他一见倾心。他一直知晓你心意,将小三岁的你当妹妹看待额外照顾你。这个作为女人,我能理解。”我擦,她把我当小三。

“那个,我昏迷前发生了什么?”

“妹妹真要知道么。告诉你也无妨。那日妹妹与我相约御花园,一向温文尔雅的妹妹提起心爱的他也是毫不客气。接着你端来两杯甜茶,妹妹眼神稍有闪躲,我担心茶有差错。便提出与妹妹交换。”

“接着呢?”

“妹妹还没言语,不巧皇上驾到,听到我们两人对话让你换茶。妹妹领旨一饮而尽后便说头疼离开了。”。苏晓玥啊苏晓玥,nozuonodiewhyyoutry?这世界花很多,你一定是个奇葩。

(下篇)

既然我都可以穿越,那么是否有人同我一样呢?我在小凉亭静静观察,结论:要么自己疯了,要么世界疯了。好吧,现实点。

“小姐,奴婢有一话不知当不当讲。”,紫菀切切诺诺。

“玥儿,紫菀提起过,你病后性情大变,我看也如此。皇宫重地,为娘曾经教你的礼仪,你也是忘得一干二净。”

公元xx年,一位体格臃肿动作灵活的中年妇女给一位后现代女孩教礼仪。首先是小碎步,其次是行礼,还有饮茶与吃相。

为了练步伐,我还要顶碗行走,“娘,您是要教我杂技么?”,“玥儿,你又在疯言疯语……”。

这里的日子如同沙漏过沙,一点点流逝着。虽然麻烦规矩很多,但也充实。

转眼间就是父皇五十大寿,所有皇子按理来说都要祝贺,我也不例外。

“朕最近踏雪而归,见雪中红梅分外美丽,大家即兴赋诗一首,朕满意者可赏黄金十两。”

虽说金钱不多,可是大家为了在皇上面前加分也是蛮拼的,加之丝竹宫女伴奏,也是颇有味道。而云乐大帅哥很是深沉,低下头思考时,睫毛在脸颊投下淡淡阴影,安静柔和。

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唯有暗香来。”,语文老师不久前才复习过的,就先借来用用呗。

“真不愧朕一直宠爱,晓玥出口即是好诗。”

云乐大帅哥脸上写满笑容,朝我竖起大拇指。皇后笑着开口,“晓玥,我与皇上多年伉俪情深,可否即兴赋诗一首,输了可要罚酒三杯喏。”

幸好平时喜欢看古言,里面带着几句古诗词。伴随着丽妃熟稔的《高山流水》,我吟咏道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柔—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“好,赏赏赏。”,皇上很开心。

谢旨后看了眼帅哥,帅哥满脸惊呆。还暗示我下朝后有事相商。

“晓玥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。”,他宠溺得打算揉揉我头发,手在半空中尴尬停止。

“孟蓉姐姐----找我了。你应该知道所为何事。”,都怪你长了一副人畜无害的脸,可惜秀色不可餐。

“晓玥,难道你还不明白,我一直将你视作妹妹,要是你能在宫中护己周全,我还需这样辛苦吗!上次和亲事件是父皇有意而为之,你从小在他身边长大,你去和亲他也不舍呀。”。

“我擦,怪我自作多情,怪我能力不够喽,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指责——”,我愤愤踢起脚边石头,却因为雪地缘故,差点滑到结冰的湖中去,幸好他拽住我才使我免于这场灾难。

“你放开我,我讨厌这里,我不是苏晓玥,我不要做格格。刚才坠入湖中我就能回到过去,我不认识你,你们也不认识我。”

“晓玥,你别闹了。这样被他人听到可要掉脑袋。我知道你难过,十岁时中元节相遇,给你一份快乐却无法为你承诺什么。那是因为我与孟蓉从小竹马,我不能负她。”,云乐认真说道。

我内心无数皮草泥马奔腾而过,见过自恋的,还没见过自恋成这样的。

待几缕清风将我思绪稍稍平静下,“慕容云乐大帅比,如果你还有我这个朋友,那请替我保守这个秘密。我是来自一千年后的人,我十四岁不是十八岁。我叫苏小月大小的小——月亮的月。我在放学后和一男生打闹,恰好我没站稳退到路中间,然后面前是私家车的急刹车。我以为我死了,却来到了这里。这里的女子会礼仪,我要学,这些可以忍。可是我还要莫名其妙的卷入一场场战斗。”

“我们那里不蹴鞠,我们叫足球。我们不会‘山有木兮木有枝’,我们的诗歌‘一步两步,一步两步,一步一步似爪牙,似魔鬼的步伐。在光滑的地上,摩擦,摩擦’。我们没有皇上没有专制,每个人都是平等的。”。

“晓玥,这个故事还蛮有意思,那我就勉强相信喽。”

我激动得握住他的手,“谢谢”。

“云乐收。最近母亲也没有让我顶碗了,好开心。可是我被强迫背女经。母亲大人说我一股顽劣劲,怕我以后嫁不出去。你说,这样的日子我还需要忍受多久,挣扎多久。”,渐渐,寄往云乐家信件逐渐密集起来,他是我在这个时空唯一可以交流的人。

孟蓉姐,我们只是朋友关系,请不要误解哦。

最近我正在背记《烈女传——孟母》篇章,在我打着吨时,却听见院子里传来隐隐绰绰哭泣声。我忙屏气听闻是丫鬟声音,“夫人,您怎么这么糊涂,如今可如何是好。龙颜大怒,皇上最忌讳官场同流合污了。虽不至于大罪,可是至少一年半载会受到冷落,宫里人最趋炎附势了。奴婢担心夫人受欺负。”。

流苏在院子里哭哭啼啼,瘦小地肩膀如同风中落叶。母亲倒是淡定,悠悠喝着茶,可是握着茶杯的手指格外用力,经络突起。

“流苏,为何如此伤心。”

“我来说吧。玥儿,你可曾听过李南风。”母亲说到。

“嗯,家志上看过。这和他有何关系?”我问。

“李南风是我父亲领养的一个孩子,也是我弟弟。虽然并无血缘关系,却情同手足,今年四十有余。这个人没多大能力却心高气傲。在我十六岁选秀成功时,家里也曾显赫一时。可是他对于这些皇恩并不入眼,期望自己真正功绩使家门显耀。父亲执拗不过他,我便四处打听找出个肥缺--县令,让他做官。可是他却没多久出了冤假错案,导致有人含冤而死。恰巧你父皇微服私访,对于官官相护厌恶至极。前天在闽县大发雷霆。玥儿,娘糊涂,拖累你了。”

“娘,李南风如今——”

“被处死了。”母亲淡淡说道。

没过几天,母亲娘家陷入一片冷落中。虽说未被抄家可是被断了宫中供给。我和母亲搬去了潇湘轩,和冷宫并无差别。身边的奴才丫鬟走的走散的散,只剩下流苏与紫菀,还有小李子。

搬家第二天,生活可谓更朝换代。因为冷天衣服多,丫环手上多有冻疮。母亲也时常自己准备饭菜,玉手浸没在寒水里,手总是通红而略微起皮。流苏曾试着劝母亲“夫人,我们没事,你要爱护自己啊,您将来可要侍奉皇上。”。

母亲不以为然,“几乎不再有机会了。皇后即将诞下龙胎,皇宫为之震惊。再顾及到我们,已经很难。玥儿你在寿宴上表现不错,只要遵守礼仪多多读书,还是有出头之日。”

不知是雪花落到鼻尖还是心情所致,鼻翼猛然发酸,眼泪夺眶而出。

为了避嫌,云乐看望我们已经是两周之后。在一个有着阳光却感受不到温暖的日子里,我遇见了他。

“玥玥,最近天寒地冻,你在这里是不是不太习惯呀?”。

我嚎啕大哭,从背后环住他的腰。因为地处偏僻也无需担心他人品头论足。“云乐,带走我吧,这里的日子太压抑了。我不想活在他人执掌喜怒之下,也不想处在满是高压线的雷区中,不知哪一天哪一根将断裂触及到我。我只想做简单的我。可是离开皇宫,远远没有宫内物资顿足,将会更辛苦。”。

“……”

“云乐,我从小家境富裕,想要的都有,不知道珍惜,或许还伤害了许多人。可是当我失去时,才知道曾经多么幸福。宫中人心险恶,许多人步步为营,殊不知也不过是在皇上编制的圈套中而已。我不想再失去了,也伤痕累累,只希望你永生陪在我身边,好吗?”。

慕容云乐怔了一下,拥我入怀,“玥玥,这是送你的最后一个拥抱。虽然你讲的故事我不明白,可也知道你不好受。自从一直和你写信,我也有点喜欢满脑子奇思怪想的你了。孟蓉一直无微不至照顾我,既然许她一世周全,定竭尽全力坐到。”

“你走吧,借口,统统都是借口。你们都欺骗我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。”。

这或许是我从小到大哭得最伤心一次,肩膀剧烈颤动,醒来后双眼无比干涩。

“娘,是我错了吗?”。话没说完不争气的眼泪早已在脸上纵横。

“玥儿怎么伤心呢?反倒越长越小了。得到的就珍惜吧,得不到的就放手吧。诸事莫强求。”

“娘,我很难受。我只是只是——喜欢一个人而已。娘,在这里我感受不到一点的温度,除了你,除了云乐。那些以姐妹相称的人,在利益面前都撕下自己虚伪的面具,哪怕代价是他人性命也毫不后悔。或许我真的不适合这里。”

“云乐呢?”

“不要提他了,我也不想破坏他人感情,或许下次以新面目面对他也好。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明天该栖身何处,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”

“玥儿,娘和宝成寺住持关系甚好。你现在思绪混乱,不如去那里静静。青灯古佛,吃斋念经也不错。”

“……我不想出家。”,想到自己再无秀发,突然心里毛毛的。

“娘,让我再考虑下吧,我累了,我想我该好好睡一觉了。”,窗外的阳光泼洒进来,带着淡淡温暖。希望这缕阳光能将我的气息带给我家人,带着我回到现代中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是爱,对吗? 下一篇:爱 忠诚